欢迎访问淮阴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 政府风采 > 晋城“高调出狱”案宣判 程幼泽一审被判5年

晋城“高调出狱”案宣判 程幼泽一审被判5年

2017-07-14  来源:未知  作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高调出狱”案宣判 程幼泽一审判5年

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获刑,合并执行刑期6年;律师表示将上诉作无罪辩护

昨日,庭审结束后,程幼泽的辩护律师朱孝顶手拿判决书表示,他将上诉作无罪辩护。新京报记者 宋超 摄

昨日上午,山西晋城市程幼泽“高调出狱”案在山西省阳城县法院一审宣判,包含程幼泽在内的14名被告人均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获刑。

其中,程幼泽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法院将其犯故意损害罪、非法交易爆炸物罪、非法拘禁罪没有执行完毕的刑罚并罚,决议执行有期徒刑6年。此外,此案的其余13名被告人被分离判处4年半至1年的有期徒刑。

“高调出狱”案波及14名被告人

2016年12月14日,案件在阳城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由于案情复杂、涉及14名被告人,相关证人多达323人,原方案3天审完的案子一直到18日下午才审理完毕。

昨日上午,此案在阳城县法院公然开庭一审并当庭判决。公诉机关认为,程幼泽等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国家机关工作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应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追究刑责。

据一审讯决书显示,阳城县检察院提起公诉称,被告人程幼泽于2016年5月屡次通过晋城监狱狱警王某传递消息、应用王某的电话接洽、违规支配会面等方式,与该案另外几名被告人磋商,让多找人和好车,为其组织出狱迎接仪式。

公诉机关称,迎接程幼泽出狱的人员和车辆在晋城监狱邻近长时间集合,之后大量鞭炮、礼花炮摆放和长时间燃放等行为,导致监狱四周秩序凌乱,严重烦扰了监狱及周边医院、学校等单位和居民的正常工作秩序等。之后,相关视频在网上被大量转发,引起强烈的社会影响。

程幼泽坚称“本人无罪,将上诉到底”

程幼泽的辩护律师朱孝顶称,被告人程幼泽等14人在主观上没有扰乱社会秩序等故意,也未实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客观行为,未涌现“严重损失”的构成成果,其中网络舆情造成的影响不是本案的犯罪构成,因此公诉机关指控程幼泽所犯罪名无法成立。

阳城县法院经审理认为,程幼泽等人事先对迎接程幼泽出狱进行有组织的策划商议,当日的出狱迎接行为引发大众围观,致使晋城监狱相关工作无法正常进行,给晋城监狱造成了无法准确盘算的严重损失;传递给围观群众和社会大众的是对法律的鄙弃与抗衡,给社会带来恐慌和不安,其行为性质恶劣、影响严重,使安宁的社会秩序遭受质疑,使公民的法治信仰遭到无法估计的伟大损失;之后,“山西晋城程幼泽高调出狱事件”的相关消息、视频迅即被微信等互联网平台大批转发,引起强烈关注,负面影响加深,形成了宏大的社会冲击,侵害了社会正义,加重了社会好处方面无形的严重损失。

阳城县法院以为,各被告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上述行为属于情节严重,均形成聚众捣乱社会秩序罪,系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法院予以支持。

阳城县法院据此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程幼泽有期徒刑5年;与其犯故意伤害罪、非法买卖爆炸物罪、非法拘禁罪没有执行完毕的刑期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6年。此外,此案的其余13名被告人也均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分别判处四年六个月至一年的有期徒刑。

宣判停止后程幼泽仍坚决认为“自己无罪,将上诉到底”。朱孝顶认为,“高调出狱”有碍观瞻但绝不构成犯罪,他将继续为被告人作无罪辩护。

■ 新闻背景

“高调出狱”视频网上流传

2016年5月23日,在山西晋城监狱服刑的程幼泽刑满释放,上百名社会闲杂职员列队放鞭炮迎接,当天黑衣男子列队、鞭炮迎接、摆宴聚餐的“高调出狱”视频传播到网络上,致使程幼泽被当作当地“黑老大”而引起非议。

随即,晋城市于5月27日召开“打黑除恶专项奋斗进行再动员、再安排会议”,通报晋城市公安局专案组于5月26日,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依法将程幼泽刑拘。6月10日,山西省公安厅发布信息,确认程幼泽已于6月8日被“依法批捕”。同日,晋城中院对其减刑做出裁定,撤销之前减刑。据公开报道显示,“高调出狱”事发前,程幼泽曾三次入狱。

焦点 1

是否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行为?

公诉机关指控,程幼泽和另13名被告人的行为,导致了监狱附近秩序混乱,严重干扰监狱的正常工作。

辩护律师朱孝顶认为,程幼泽“高调出狱事件确切造成了非常不良的社会影响,程幼泽等人应当承当一定责任,但追究责任应当严格遵守罪刑法定原则,划分罪与非罪的界线”。

阳城县法院认为,该案迎接人员凑集地点为庄严的国家机关晋城监狱,大量人员和车辆在晋城监狱长时间聚集的行为,致使晋城监狱工作人员不得不要求增派武警警力增强警惕预防平安事故产生,并且不得不延迟包括程幼泽在内的部分减刑人员的释放时间;致使监狱“劳务加工推进会”会议多次中断,部分会议目标未能达成;其余有关工作人员也为此不得不停下本职工作来处置和应对所呈现的反常状况,造成了晋城监狱的有关工作无法正常进行。

焦点 2

“高调出狱”是否造成严重损失?

公诉机关指控,迎接程幼泽出狱的行为,导致监狱附近秩序混乱,严重干扰了监狱及周边医院、学校等单位和居民的正常工作秩序等。相关视频在网上被大量转发,引起强烈的社会影响。

程幼泽辩护律师朱孝顶认为,迎接活动并未造成任何物质损失,也并未造500万手机彩票网成任何智力结果、社会利益和政治利益的损失。

法院认为,“严重损失”既包括直接经济损失,也包括间接经济损失,还包括无形的社会利益损失。监狱八大胜机关是国家的刑罚执行机关,监狱机关的威严和秩序代表了国家法律的尊严和权威。此迎接运动的阵势及规模显著不是一般意义的迎接,超越正常抒发的限度,显然拥有挑战、示威、炫耀的性质,与社会正义和法治精力南辕北辙。一方面否认了监狱的教导改革功能,一方面伤害监狱机关在社会大众中的形象,直接侵占国家的司法威望和法律尊严。

焦点 3

网络影响是否为犯罪构成?

公诉机关指控,迎接程幼泽出狱的相关视频迅即被微信、互联网等媒体大量转发,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

程幼泽辩护律师朱孝顶认为,到目前为止,未有任何法律法规或司法说明将网络舆情作为本罪的构成要件。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实害犯,而非危险犯,应依据行为人的主观意图、实施行为造成的详细危害成果对其定罪量刑。因此,这种负面的网络影响不应作为程幼泽等人是否构本钱罪的斟酌因素。该案部分辩护人也提出,假如没有上网传布,没有网民的高点击率,就不会发生如斯大的影响。

法院认为,迎接程幼泽出狱的相关视频被微信等互联网平台转载后,受众笼罩面极广,负面影响极深,冲击了法治制度,造成了无法精确计算的社会利益的重大损失。恶劣的社会影响是一个客观的存在,一个事件对于社会毕竟是良性的影响仍是恶劣的影响,取决于事件本身的性质及其恶劣水平,并不取决于传播主体和传播手腕,本案各被告人的行为扰乱了监狱治理机关的秩序,挫伤了人们心坎对司法权威和社会法治的信仰,行为本身性质恶劣,影响严重。网络使恶劣事件传播的速度大大加快,影响范围迅即扩展,但无论是何种影响,老是由行为自身造成。

■ 现场

判决书太长宣读一小时

昨日8时30分,此案在阳城县法院公开开庭一审并当庭判决。14名被告人在法警的押送下入庭,有人面色镇静,有人在旁听席上见到家属后点头致意。与去年12月公开审理时相比,程幼泽的变化不大,一直面无表情地听法官宣判。

由于此前已开庭审理,此次开庭没有再让公诉方和被告人发言,直接进入法院判决部分。宣布开庭后,主审法官直接宣读了判决书。

由于涉案人员多、判决书内容多,一小时后才宣读完毕。宣判完毕后,有几位被告人家属在被告人被押离法庭时,轻声召唤被告人姓名。

之后,有几位被告人的辩解律师表示,与被告人家眷商讨后,很可能持续上诉。 程幼泽的妻子和姐姐听完宣判后表现,5年的裁决太重了。

辩护律师朱孝顶在会见程幼泽后表示,程幼泽仍坚定认为“自己无罪,将上诉到底”。(记者 宋超) 

上一篇:南通气象局原局长贪腐获刑9年 曾政绩光鲜
下一篇:追索“章公祖师”听证会:持有者身份未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