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淮阴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 政府风采 > 外卖小哥成违章主力 南京拟限制其抢单数量

外卖小哥成违章主力 南京拟限制其抢单数量

2017-09-23  来源:未知  作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南京拟限制外卖送餐员抢单数目

外卖小哥成非灵活车违章主力;交警约谈外卖平台,要求努力防止因单多、时间紧引发交通事故

南京鼓楼区盐仓桥广场四周一个路口,距路灯放行还有18秒,一辆电动车忽然冲出期待线。与此同时,一辆大客车正在通过路口,与电动车侧面相撞。骑手倒地,车后座的外卖箱决裂,方便盒撒落一地。7天后,电动车骑手宣告不治。

这是7月3日,南京产生的一起惨剧,也是外卖骑手引发交通事故的冰山一角。新京报记者从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获悉,上半年,南京均匀天天发生与外卖送餐电动车有关的交通事故18起,“外卖小哥”成交通违章主力。

9月20日,针对外卖送餐员及平台,南京交管推出十条行为规范,其中包括调整抢单机制,限制送餐员抢单数量等。南京交管称,“外卖十规”实施后,将对平台和从业职员产生约束作用,对于不遵守的平台,将以“违反平安生产主体责任”进行处分。

外卖小哥成新一代“马路杀手”

一组数字反应出,某种程度上来说,“外卖小哥”群体正成为新的“马路杀手”。

新京报记者从南京交管局获悉,今年上半年,南京共发生涉外卖送餐电动自行车交通事故3242起,导致3人死亡、2473人受伤。其中,94%的交通事故中,外卖送餐员存在不同水平的交通违法情况。

此外,今年上半年,南京交管部门查处外卖送餐电动车闯红灯、走快车道和逆向行驶均过万起,而“外卖小哥”未被查处的交通违法行为仍大批存在。上半年共发生外卖小哥交通肇事逃逸案242起,共造成170人受伤。

南京交管部门一名负责人表现,“外卖小哥”简直成为南京街头非机动车违章的主要群体。与此同时,警方在处置事故中发现,外卖送餐车辆7成以上没有购置保险,给后续处理增加了许多艰苦。

南京交警事故大队副大队长陆平介绍,电动自行车逃逸案件侦破难度大,车辆号牌监控上看不清,电动自行车的外观特点也不显著,唯一显著的特色就是,这些逃逸车辆的后座,大多有一只硕大的“外卖箱”。

正鉴于此,一些学者呐喊对外卖小哥的交通违法行为加强治理。“外卖作为一种全新的业态,需要新的社会治理方式,光靠企业自律是不够的。”南京城市治理委员会大众委员、东南大学法学院教学顾大松称,作为交通安全主管单位,交管部门应当供给更多的监管措施。

“外卖十规”要求限制抢单量

日益增多的交通违法违章案例,南京警方也在尝试打破治理“盲区”。9月20日,南京交管局推出《增强外卖送餐电动自行车管理的若干办法》,对外卖小哥的交通行为进行规范,并对平台方提出要求及提议。

上述文件共分十条,从准入门槛、监管、赏罚、安检、保障等方面,对平台及外卖送餐员作出要求。其中提出,企业要“主动调整现行的配送自由抢单模式,制定更加科学的任务分配机制。”

此外,企业可“限制一天任务抢单总量或在一个时间段内限制任务抢单量,给予送餐员工公道的完成送餐时间,最大限度避免因工单多、时间紧发生违反交通法规,引发交通事故的问题”。

南京交管局一名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称,“外卖十规”系警方与外卖同等共建的一项举动。20日当天,警方与多家外卖平台进行商议并听取意见。美团外卖保险管理部总监汪新晨表示,正在就“外卖十规”进行内部探讨,相关意见将在10天内进行回复。

“企业可将意见进行反馈,但一旦双方都接收,文件就拥有约束性。”交管局工作人员表示,此前的管理范围主要限于交通运输行业企业,但拥有大量送餐员、运输行为活泼的外卖企业,已成为事实上的“交通运输企业”,因此对其予以规范。“如果平台接受了没有落实,交管部门能够违反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进行处罚。”

讲述

外卖小哥违反交规受罚,催交警“快开罚单”

南京交管部门表示,从已侦破案件来看,与其余肇事逃逸案责任人躲藏回避不同,“外卖小哥”肇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继续送餐。而交警对外卖送餐员的交通违法查处时,不少外卖小哥都很“急切”:对交警的批驳教导不耐烦,甚至要求交警“赶紧开罚单”。为逃避查处,外卖小哥会相互通报交警的查处位置。

南京交警一大队民警孙靖回想,本人一次晚顶峰执勤时,查处了多辆电动车闯红灯,其中包含三四辆外卖送餐车辆,依据法规,均要处以50元的罚款。部格外卖小哥直接嚷道,“不就罚50吗?”扔下现金就盘算持续上路。一名外卖小哥坦言,闯红灯罚50元,但订单延误被投诉,会被罚款200元;收到一个好评嘉奖一元,但收到一个差评,则需要30个好评抵消。

外卖平台送餐员,为何老是匆匆上路?多名外卖小哥说明,假如不能在划定时间内送达,则很有可能因超时而被顾客投诉,并直接影响以后的接单概率。

此外,由于订餐时间往往集中在午间或晚间,加之城市面路拥堵等客观原因,为了不延误,大部分送餐员都在“抢时间”,也因此会涌现一些交通违章现象,以闯红灯、逆行为主。

新京报记者获悉,外卖送餐员底薪较低,大部分收入依赖配送提成。系统在接受到订单后,会向区域内的送餐员进行派单。在这一过程中,准点率越高、投诉率越低的送餐员,吸收到新订单的概率越大。

在美团、饿了么等多家外卖平台上,顾客每下一单,需要支付的配送费在5元到8元。一名外卖平台业内人士表示,平台往往会在此基本上,再补助一部调配送费。与之相对的是,大部分店面要求的送达时间在30分钟左右。也就是说,自顾客下单,订单生成,到派单,送餐员取餐,再到终极送达,需在30分钟内完成,逾期则视为超时。

“送餐员们为了多赚钱,只能多接单,加快送货的速度,这就给交通安全带来隐患。”南京工业大学教授王卫杰表示,“时间紧、任务重”,成为外卖小哥所承当的最大压力。其倡议将第三方平台纳入到监管范围,并对外卖小哥建立交通违法“信用评估机制”。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谈到,对这一新兴范畴的管理,要害在于落到实处,“通过强迫性的立法,才干形成强制性的约束环境”。此外,应树立行业“黑名单”,并实现业内共享,对违反者履行禁入。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煜

上一篇:外卖小哥疑因餐厅出餐慢 抄板砖拍昏店老板
下一篇:“朝阳群众”“海上枫桥”再升级